您的位置:健客網 > 哮喘頻道 > 哮喘疾病 > 其他型哮喘 > 近期有關哮喘相關疾病研究進展

近期有關哮喘相關疾病研究進展

2018-11-05 來源:德源國潤  標簽: 掌上醫生 喝茶減肥 一天瘦一斤 安全減肥 cps聯盟 美容護膚
摘要:此外,存在纖溶酶原激活物抑制劑-1(PAI-1)基因且生命早期患有下呼吸道感染需要醫療護理的兒童,無論輕重,其哮喘的發生風險增加12倍。研究人員評估了3483名伴或不伴有哮喘的拉丁美洲兒童,年齡在8-21歲。

 哮喘又名支氣管哮喘。支氣管哮喘是由多種細胞及細胞組分參與的慢性氣道炎癥,此種炎癥常伴隨引起氣道反應性增高,導致反復發作的喘息、氣促、胸悶和(或)咳嗽等癥狀,多在夜間和(或)凌晨發生,此類癥狀常伴有廣泛而多變的氣流阻塞,可以自行或通過治療而逆轉。本文小編為您盤點近期哮喘治療相關進展,與大家分享學習。

Allergy:變應性過敏在哮喘病兒童患者中發病率很高

來自倫敦的Annica?nell和隊友們檢測了由兒童哮喘群組應用的兩個微陣列平臺獲取的信息及其準確性。從一項瑞典研究中募集了71名兒童,其中40名患有嚴重哮喘,31名患有控制性哮喘。參與者的過敏反應由兩個微陣列系統和兩個標準的診斷方法來評估。

研究人員觀察到在該人群中變應性過敏的發病率很高。方法之間進行獨立比較,則兩方法之間的相互一致性是90%比92%。針對醫生診斷的四種方法的靈敏度和特異性是0.77比0.88和0.97比0.99。在47%的過敏兒童中,微陣列方法提供給了與標準診斷法獲取結果之間相比較的一些新信息。

“食物與呼吸道過敏的高發病率支持了臨床指南的建議,即過敏應該在所有疑似哮喘的兒童中進行評估,”作者們寫道。“與標準提取物為基礎的方法相比,微陣列平臺已經在47%的患者中提供了免疫球蛋白E的特征并論證了其可接受的準確性。”

IntJEpidemiol:還沒當爸爸,就開始吸煙,會增加孩子的哮喘風險

本項多國家的縱向研究,納入了24?168名2-51歲后代的父母,獲取了父母一生中的吸煙習慣、職業中焊接和金屬煙霧暴露情況,以及后代10歲前后的哮喘情況和花粉病情況。使用Logistic回歸,分析兩者間的關聯,校正年齡、學習中心、父母特征(年齡、哮喘和教育)等混雜因素。

懷孕前吸煙的父親,其后代中非過敏性哮喘(哮喘不伴花粉熱,發生率5.8%)更常見(OR1.68,95%CI1.18–2.41);懷孕前母親吸煙,不能預測后代的哮喘情況。如果父親在15歲之前就開始吸煙,這種情況下,后代的哮喘風險最高[3.24(1.67–6.27)],就算父親在懷孕前已經戒煙超過5年時間了,后代哮喘風險依舊很高[2.68(1.17–6.13)]。父親在懷孕前的焊接暴露,是后代患上非過敏性哮喘的獨立相關因素[1.80(1.29–2.50)]。如果父親的焊接暴露或吸煙情況是后代出生后才出現的,那么對后代的哮喘風險沒有影響。對不同國家數據進行分層分析,得到一致性結果。

結果表明,年輕男性的環境暴露,會影響其后代的呼吸系統健康。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這些環境暴露影響了男性的精母細胞,不過究竟是不是這么回事,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研究。不過根據研究結果,如果對有害環境進行保護和預防,或許就可以改善未來幾代人的呼吸系統健康。

PLoSONE:存在遺傳易感背景的兒童生命早期患有下呼吸道感染日后哮喘的風險大大升高

發表于PLoSONE的一項研究發現,2歲前患支氣管炎且存在纖溶酶原激活物抑制物-1基因的常見變異的兒童日后發生哮喘的風險增加17倍。

此外,存在纖溶酶原激活物抑制劑-1(PAI-1)基因且生命早期患有下呼吸道感染需要醫療護理的兒童,無論輕重,其哮喘的發生風險增加12倍。研究人員評估了3483名伴或不伴有哮喘的拉丁美洲兒童,年齡在8-21歲。

總的來說,只有存在PAI-1基因,且生命早期患者重癥病毒性呼吸道疾病才與日后哮喘發生高及肺功能較差相關。僅僅存在基因突變并不會增加哮喘的發生風險。該結果在一個較小非洲裔兒童群體中得到驗證。

“研究結果表明,遺傳因素對哮喘的影響可能在生命早期暴露的環境下才更為明顯,尤其是病毒性呼吸道感染,”RajeshKumar博士,來自芝加哥安&羅伯特·盧瑞兒童醫院和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說道,“這些結果可能導致研究轉向對哮喘的個性化預防。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以探究是否可以使得有遺傳易感背景兒童在下呼吸道感染發生之前或之中進行干預以減少他們患哮喘的風險。”

JAMAInternMed:阿奇霉素治療哮喘急性加重,無顯著療效

指南建議使用抗生素來治療哮喘發作。一項研究報告了泰利霉素的臨床益處,但不良反應限制了它的使用。

來自英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研究,該研究的目的是確定將阿奇霉素添加到標準哮喘護理中是否對患者有益。

該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于2011年9月至2014年4月在英國多中心進行。該研究納入了哮喘史超過6個月的成人患者,這些患者在哮喘急性惡化需要醫療護理的48h內被招募入此研究,他們需要一個療程的口服和/或全身皮質激素進行治療。

研究人員在31個中心共篩查了4582例患者,在計劃的380例患者中,199例患者在48小時內接受隨機分配。對于未招募的患者,主要原因是這些患者服用了抗生素(2044例[44.6%]篩查的患者)。從病情加重到給藥的平均時間為22小時(四分范圍,14-28小時)。在所有治療組和治療中心的病情加重特征都是類似的。對于阿奇霉素組,在病情惡化和第10天時主要結果哮喘癥狀平均(SD)評分分別為4.14(1.38)和2.09(1.71),對于安慰劑組的主要結果哮喘癥狀平均評分分別為4.18(1.48)和2.20(1.51)。多層次分析顯示,在第10天時,阿奇霉素和安慰劑組的癥狀評分無顯著差異(差異,-0.166;95%CI,-0.670至0.337),在病情加重和第10天之間任何一天的評分均無顯著組間差異。生活質量,肺功能以及癥狀評分減少50%的時間也沒有觀察到顯著組間差異。

在這一隨機分配的群體中,阿奇霉素治療沒有造成顯著的統計學差異,也沒有為患者帶來顯著的臨床益處。

SCITRANSLMED:過敏性哮喘由過敏原特異性CD4+T細胞對炎癥反應決定

近日,《ScienceTranslationalMedicine》雜志發表了來自美國波士頓馬薩諸塞州總醫院免疫和炎癥疾病中心JosalynL.Cho醫生及其團隊的研究文章,旨在明確影響過敏性個體發展成哮喘的因素。

研究者采用節段性變應原刺激過敏性哮喘患者(AA)和過敏性非哮喘對照者(AC)來確定氣道免疫反應或促進哮喘發展的氣道結構細胞是否有差異。研究者發現這兩個群體都對過敏原產生過敏性氣道炎癥反應,然而,哮喘患者招募到氣道的抗原特異性CD4+T細胞上固有2型受體表達顯著增加,而且AA患者氣道內2型細胞因子水平、總粘蛋白以及MUC5AC粘蛋白也都顯著升高。此外,在AA患者體內,2型細胞因子水平與粘蛋白反應相關,而在AC中這種相關性不存在,這表明氣道上皮細胞對炎癥反應存在差異性。最后,使用新型定向分辨光學相干斷層掃描在體測量AA患者氣道平滑肌質量,發現其水平也顯著增加。

該研究的數據表明,過敏性哮喘的發展依賴于抗原特異性CD4+T細胞固有的對2型介質的反應性以及增加的氣道上皮細胞和平滑肌對2型炎癥反應的敏感性。

體力運動可能有助于哮喘患者保持肺功能

哮喘患者可能會尋求關于體力運動的建議。但是,休閑時間的體力運動對肺功能的獲益未知。研究者探討成人哮喘患者空閑時間體力運動和肺功能下降之間的相關性。

在挪威進行的基于人群的隊列研究,共納入1329例哮喘患者,進行平均11.6年的隨訪,使用多元線性回歸估計肺功能的年平均下降(和95%CI)。過去1年內每周的輕度和重度體力活動通過呼吸問卷收集。無體力運動的受試者不報告任何輕度或重度運動,而體力運動者報告輕度或重度運動。

進行活動的個體相較于無活動的哮喘患者,FEV1,FEV1/FVC比值和PEF的下降幅度輕微減緩。

JAllergyClinImmunol:Omalizumab可能增加哮喘患者心腦血管事件的發生

檢查在EXCELS中,Omalizumab與心血管(CV)和腦血管事件(CBV)之間潛在的相關性。

方法:參與隊列研究的患者(≥12歲),中度至重度過敏性哮喘≤5年,基線時予Omalizumab(n=5007)或不予Omalizumab治療(n=2829)的患者。分析包括總體CV/CBV事件,主要集中在動脈血栓栓塞事件(ATE),包括心血管死亡、心肌梗死、缺血性卒中、短暫性腦缺血發作,或不穩定型心絞痛。校正潛在混雜因素,對ATE相關終點進行預先設定分析。一個盲的獨立專家小組裁定所有的事件。

結論:這項觀察性研究結果表明Omalizumab治療組CV/CBV事件的發生率較高。雖然哮喘的嚴重程度之間的差異可能導致了這種不平衡,但也不能排除增加事件發生的風險。

STM:寄生蟲分泌的抗炎癥分子能對抗哮喘

最近澳大利亞熱帶衛生和醫學研究所科學家從鉤蟲分泌的蛋白中尋找到一種能強烈抑制免疫反應的蛋白AIP-2,動物哮喘模型和人類過敏患者呼吸道細胞研究都證明這種蛋白具有強烈的抗炎癥作用。AIP-2能降低樹突狀細胞表明共刺激因子表達,能抑制人類T細胞的增殖。研究發現,這種來自人類寄生蟲鉤蟲分泌的蛋白可能是一種強大的抗炎癥分子,為過敏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療帶來新策略。研究論文最近發表在《科學轉化醫學》雜志上。

研究的關鍵是分子寄生蟲學家AlexLoukas的工作,證明這種分子并不是蟲體本身的成分,而是這些鉤蟲分泌的分子。研究人員將鉤蟲在培養皿中培養,然后凍結蠕蟲和這些蠕蟲游泳的液體,將蠕蟲蟲體粉碎和培養液分別給哮喘動物注射。結果發現,這些培養液比蟲體本身的效果更明顯。提示抗炎癥分子主要是這些蟲子分泌或排泄的成分。Navarro的一個學生用結腸炎動物模型證明了這種現象。她們用哮喘小鼠對這種作用進行驗證。結果發現這種蟲培養液治療哮喘的效果十分驚人。

最新研究對這種培養液成分進行了蛋白組學分析,從這種液體中發現大約100種蛋白質,其中AIP-2是含量最豐富的成分。Navarro等對這種分子繼續進行分析。因為來自培養液中這種蛋白數量非常有限,她們對蛋白序列進行了分析,然后采用分子生物學技術制造更多這種分子。用這種分子給哮喘小鼠進行治療,結果發現這種分子能對肺功能和免疫功產生明顯作用。Navarro自己說幾乎可以完全治愈動物哮喘。她們研究還發現,AIP-2主要是通過調節不同免疫細胞平衡,如T淋巴細胞和樹突狀細胞,發揮抗炎癥作用。AIP-2也能抑制人類過敏患者血液T淋巴細胞增殖,說明這種分子對人類過敏具有潛在治療價值。

這類研究的路仍然很長,寄生蟲能分泌的分子多種多樣,這些分子中可能存在多種能治療疾病的類型。

 

看本篇文章的人在健客購買了以下產品 更多>
有健康問題?醫生在線免費幫您解答!去提問>>
健客微信
健客藥房
帮忙投注彩票骗局